長安網群
總網滾動

法官故事:師父

2020-01-07 11:45:31來源:包頭中院  責任編輯:

  在包頭市法院系統工作近十年,我遇到很多亦師亦友的好領導、好同事,更是受過許多前輩精心的教導、無私的幫助,但是他,是我的啟蒙老師,總讓我發自內心地感到尊敬與親切,幾乎可以不分場合地,喊上一聲“師父”。

  高峰,一名黨齡28年的老黨員,1992年因工作業績突出從包頭市昆區法院遴選至包頭市中院,先后從事財務、立案、紀檢監察等工作,每個崗位的跨度都特別大,而他在每一個全新挑戰的崗位上,都取得了優異的工作成績。2005年,高峰開始從事紀檢監察工作,如今已經14個年頭。

  來到法院的第一天,我被分到了監察室,跟著師父高峰學習紀檢監察業務。第一周的任務是寫簡報,我五天憋出一頁半,師父看了,簡直毫無章法,但他還是耐心細致地幫我改了好幾遍,直到滿意才讓我拿著找領導簽發。我是學中文出身,總覺得自己不含糊,寫稿子總想標新立異,不是堆砌辭藻,就是引經據典,對于公文規范、簡明、樸實、莊重的特點全無心得。師父說:“我打字慢,你沒事時幫我錄錄稿子吧!”就這樣,他寫好手寫稿,我錄入電腦,一邊打字,一邊暗暗地學習。一個月后,他說,我打。又一個月后,他說想表達的意思,我組織語言、打字。又過一段時間,我可以獨立寫簡報、報告、方案、總結了。師父一直在用心良苦地教我,只是我當時沒能明白。

  第一次參與查辦案件,我做調查筆錄,法律知識不過關,專業術語聽不懂,又沒有經驗抓不住重點,我手忙腳亂、涂涂改改、滿頭大汗。師父發現后放慢了語速,在重點的地方還用眼神提示我記仔細,艱難地熬過了兩個小時的談話,他嚴肅地對我說:“法院是業務單位,不管是否從事審判工作,都必須具備應有的法律知識,這個短板,怎么都繞不開,必須惡補。”師父是真心為我好,希望我走得長遠。從那以后,我認真地學習法律知識,在兩年后通過了國家司法考試。

  師父是個工作狂,他工作日晚上也加班、周末也加班,輪到值班,把工作帶到值班室干到半夜。我有時沒大沒小地開玩笑:“師父真模范——在單位磨蹭不想回家做飯。”他對待工作特別認真,我隨師父學習三年,大到紀檢監察工作的架構,小到“做”與“作”的區別、騎年壓月的規矩,他都悉心教我。那時總覺得他嚴苛,連訂書釘離紙邊距多寬也不能隨意,今日想來,他對待工作一絲不茍、精益求精的言傳身教,為我日后養成良好的工作習慣打下了扎實的基礎。

  師父傳授于我最豐厚的“營養”,不只是工作的技能與方法。師父是個“好人”,對單位有公心、對同事有誠心,但絕不做“老好人”,對工作有責任、對權力有敬畏。他為人耿介、公道正派,凡事為別人著想,總能換位思考、易地而處。師父是個“老實人”,溫厚而親和,低調而謙遜,在領導面前總是恭敬拘謹,只會埋頭苦干,從不虛張聲勢、做表面功夫。師父是個“讀書人”,多年來在思想上求真、工作上務實、生活中向善、藝術中愛美,他中文專業畢業已30多年,至今仍能一字不落地背誦《致橡樹》《回延安》《等你,在雨中》等許多文學名篇。我們談李杜的詩、魯郭茅的文,也談革命樣板戲和手抄本小說,談瘦金體、朝鮮畫、四大印石,也談南紅與蜜蠟、紫檀和海柳。他身上大道至簡的信念、勤能補拙的態度、恬淡充和的心性,也深深地影響了我。

  其實在法院工作中,有這樣師徒相授、教學相長的傳統,像師父這樣愛護后輩、傾囊相授的人有很多。特別是在審判業務庭室,除了從書本上得來的知識外,更多需要的是實踐的歷練。前輩的工作理念、辦案思路、經驗方法、工作作風都不同程度地影響著年輕一代的法官和助理們。一個好的師父,足以使人受益一生。“半畝方塘長流水,嘔心瀝血育新苗。”傳幫帶的過程,不僅傳的是知識、幫的是技能、帶的是經驗,也使新老兩代法律人的法治信仰和職業品格融合延續,使法院審判事業和公平正義的力量薪火相傳、生生不息。

 友情鏈接

/ Links
36棋牌新神兽手机下载